2017年度主題|一日美術館

2017/01/01
2017年度主題|一日美術館
新的年度,伊日美學生活以「一日美術館」為主題,將帶領你一同進入12位台灣藝術家的秘密殿堂。


    伊日美學生活年度主題|一日美術館


    一開始,只是為了圓個藝術夢。沒想到歷經十幾年的滋養,「美學」和「生活」竟茁壯到必須做點什麼才能開花結果的階段,這個時候「伊日藝術空間」誕生了。自2012年第一檔藝術家展覽後,陸續參加各地的藝術博覽會,認識了許多有夢想的年輕藝術家,在他們的作品裡,看到了希望、也看到了千瘡百孔的人生故事…。新的年度,伊日美學生活以「一日美術館」為主題,將帶領你一同進入12位台灣藝術家的秘密殿堂。



    1.欲望之流∣控制│陳文立
    陳文立擅長水墨風格的盆栽或庭園造景,她認為這些日常植物多半因為有了人為介入而變得扭曲。為呈現各種美麗卻不自然模樣,人類控制植物本來的樣貌,阻礙了它們本該伸展的方向。生命就像河流,順著流走,才能成為命定的樣子,我們該學習的是如何控制欲望,而非操弄神性。


    2.彩虹飄飄∣接納│陳漢聲
    出生於高雄的陳漢聲,擅長運用實驗動畫、複合媒材和動力裝置表現人類與環境共生共存的合作關係,也曾以策展人身分籌畫多次跨性別議題展覽。他認為愛的本質不該拘泥在特定形式,重要的是包容、尊重與接納。生命有無限可能,永遠不要將自己視為生物鏈頂端的一員。


    3.絲絲入扣∣細節│林宜姵
    林宜姵對於神秘事物總是充滿好奇,不斷自問自答即將發生事情的好壞,一種殘酷的溫柔命運都隱隱騷弄著那最敏感的神經。林宜姵習慣用古典技法在畫布面上游移,琢磨著一個又一個小小區塊,然後一層又一層地抽絲剝繭,彷彿將所有細節堆滿後,便能找到關於未知的謎底。


    4.春回大地∣再生│陳聖文
    傳統印象中,刺繡向來是女人家的事,陳聖文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男生。利用山上或海邊撿來的廢棄物,搭配細膩的繡工,將魚網裝飾成綠蠵龜的殼、菸盒製作成台灣獼猴的身軀、鏽蝕的鋁罐蓋子則化身穿山甲的身體,陳聖文呼籲大家:「地球只有一個,最美的風景內不該有污點存在。」


    5.愛的臂彎∣包容│邱君婷
    生命旅程綴滿大小故事篇章,能改變與不能改變的,都會隨著時間離開,留下的總是最輕盈,也是最沉重的回憶。邱君婷將對生命的疑問及感受,推至心裡最柔軟的地帶,利用長時間的堆疊與詮釋,組構她對現實生活的想像或彌補,並引領她以微觀的距離貼近問題核心,用愛包容自己的敏感與脆弱。


    6.腦內革命∣創新│陳立穎
    陳立穎的畫作大多仰賴文化符碼去延伸,作品有時將西方中世紀宗教繪畫與中國山水畫並置;有時利用人物背景畫面暗喻主景人物的一切。陳立穎引領你我行走的方向,如同他在東西方交互衝擊下所提出的思考點,他並不打算給出答案,而是提供一個資訊空間,等待我們努力爬梳後,或許又是一種嶄新思維。


    7.日常寫真∣生活│王冠蓁
    王冠蓁樂於享受自己的生活,在日常裡尋覓創作的可能性,不放過任何視角、任何分秒,拼湊著生活裡的片段,在畫中製造一些休息的人、在大火焰邊取暖的人、過度用力或無所事事的人……,林林總總刻畫在她的畫布上,如同閱讀小說,讓我們身歷其境似的窺探藝術家的日常。


    8.屏氣凝神∣專注│李瀚卿
    李瀚卿有一台彈珠遊戲機,裡面裝滿了從小收集的日本動漫玩具、國內外購買的公仔及珍藏模型。長大之後,他把投擲過多的時間、金錢、收藏欲望慢慢轉移到畫布上,透過專注的創作過程,將自己的收藏物件昇華為藝術品,從此,不再有得手後的空虛感之外,更成為自我實現的完成式。


    9.人生如戲∣冒險│賴威宇
    賴威宇在自己作品中,同時扮演了遊戲製造者與玩家角色;他將對事件的觀察,仔細安排在他的遊樂園裡,每個角色都有一個遊戲方式,誇張的動作表情、不太正確的視角以及與年齡不相符的裝扮,交織出一個新的脈絡;就像一場遊戲,不斷闖關、不斷冒險,最後在現實與虛無中找到平衡的樂趣。


    10.記憶拼圖∣觀省│陳雲
    陳雲的作品大多在描繪抽象和具象兼備的部分,像蒙太奇的敘訴手法。內容的本質是記憶、是感覺,也是夢境,一切都是她的內在經歷,無法證明那些是真實的存在,只能透過沉澱、重新淘選、再度琢磨成一幅嶄新創作,並且試圖喚醒觀者感知的總和,將人生的回憶與夢境,從深處取出,使之活了過來。


    11.異常視界∣定位│孫培懋
    孫培懋天生色弱,看不到常人能夠看到的中間色相,若是不夠飽和的色彩,在他的眼中便會糊成一片,於是他決定製造一個屬於自己的視覺世界。他在畫布上塗抹鮮紅、寶藍、豔綠等各種原色,當這些對比極大的顏料狂奔時,終於感受到自己的視神經被滿足了,進而也找到自己的創作定位。


    12.生命之樹∣轉化│莊志維
    「跨領域視覺藝術家」莊志維,喜歡將自身對於生命的細微體驗轉化成創作。他關注在人、物件、空間與環境場域之間的流動,認為能量像推擠彼此的浪潮,蝴蝶效應般交互影響,並且環環相扣;也相信轉化或重生有時不只為生命賦予新的意義,更多了另一個提問:「究竟轉化後,本質仍然存在嗎?」